奥斯威辛集中营

看过《辛德勒名单》,但是还是无法想象当年到底是如何的情景,如何的条件,如何的恶劣。电影终归是电影,无法让人一下子回到现实中来。犹如有人说过,没有人的生活会想电影里面一样,天天就是喝咖啡,真实的生活永远都是忙碌的。犹如所有的动物一样,为了这个嘴忙碌着,为了活下去,只不过我们多经过了一个中间环节,那就是–钱。奥斯威辛这个臭名昭著的地方,让所有人记住了战争的卑劣,至少我希望永远也不要在有下一个类似的地方出现。

Auschwitz

奥斯威辛不但交通方便,而且还地处偏僻,所以也就成为了无数人的终结点,尤其是犹太人。起初修建集中营只是为了看管一些反过“错误”的波兰人,波兰军官,政治犯或同性恋等。所以奥斯威辛1号营并没有多大,一般等级注册的人数在一万人左右,最高时应该是达到2万人,而且这里的人都经过筛选,大部分人都还能在这里进行工作,当然了条件不是很好了。或许当初他们在大门上写着“劳动带来自由”确实是这么想的。

Auschwitz gate

这个门上的牌匾曾经在2009年的冬季被盗走过,只不过后来案子被侦破,并重新焊接成一个完整的牌匾并放了回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来自于欧洲各地的囚犯不断增多,这个所谓的“劳动带来自由”也变成了一句极其可笑的话。也就是这两道铁丝网让这里变成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杀戮场所。

Auschwitz wall

最初这里还会登记所有进入的囚犯,并在身上刺上编号,到了后来人数的增多让人无法统计具体的死亡数据。并且有统一的囚衣, 到了最后一切都变了,变得不可思议不可想象了。

Auschwitz cloth

这是一个展示囚犯的囚衣,和挂满囚犯照片的展示厅,那密密麻麻照片只是一个有记录的死亡者,还有那些未知的,无可计数的。

Auschwitz house

这一排排房子就是他们居住的房屋,条件还算是说得过去的了(后面后有更糟糕的)。在10号和11号房子之间,有一面高耸的墙壁被称作“死亡墙”。

Auschwitz deadwall

左边那个所有窗户都被封死的楼就是10号楼,是供给囚犯居住的地方,所以所有的窗户都被堵死了,为了防止他们观看吧。而右边这个便是11号名曰“死亡楼”的建筑物了。所有的人都在11号楼里面被审判,并在死亡墙这里被处死。死亡墙上面堆满了悼念的鲜花:

Auschwitz deadwall1

在十一号楼入口处左边第一个房间就是所谓的法庭,其实就是一排桌子,有点像我们在《肖生克救赎》那个人被N次判定拒绝出狱的房间一样,应该是一排人向所谓的罪犯提问几个简单的问题,然后就决定他的罪行了。这么简单粗放的判刑或许就是对生命完全藐视的结果吧。一般在2-3小时的审判过程中会有几十甚至上百个人被判为死刑, 被判死刑的人会在旁边的洗漱间脱光所有的衣服,然后拉倒死亡墙钱执行枪决,有时候犯人较少就直接在洗漱间直接执行了枪决。这就是所谓的法庭的片子:

Auschwitz court

这里有几张当年德国士兵拍下的照片,真是无法想象那些端着步枪的人是如何对着这些人下手的。

Auschwitz death

 

Auschwitz kill

或许这些死去的人是“幸福”的,而那些活着的却如死了一般的人才是真正的痛苦。集中营中的囚犯每天摄入的热量只有1300-1700千卡, 早餐只有0.5L的“咖啡”或菜汤,午餐是1L用腐烂的蔬菜(好多腐烂的蔬菜)熬制的菜汤,而晚餐则是300-350g变黑,发霉面包(真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么多变黑,发霉的面包)和所谓的辅食,20g香肠或30g人造黄油或奶酪,在加上所谓的早餐。或许很多所谓的正在减肥的人说,这不少了,1500kcal左右呢,也不看看吃的些什么。长期的营养不良再加上繁重的劳动,让所有的囚犯在饥饿中度过,有的囚犯的体重只有23-35kg。

Auschwitz hungry

在11号楼里面还有处决各种犯人的方法,可能犯人还没有达到所谓的死刑,然后就会被处以别的刑罚,例如站刑。在一个不到1平方米的地方要站4个人人,具体要罚站多久,那我还真不知道,一天?两天?都是一个未知数,估计是要看那些“法官”的心情吧。

Auschwitz stand

如果是那么瘦弱的人再在这里站上一段时间,真是无法想象的痛苦。在这个刑罚的旁边还有一个暗无天日的房间,那也是一个处理犯人的方法,没有窗户,没有灯光,有的可能只是那些在死亡墙边“砰,砰,砰”的枪声,抑或是那垂死挣扎的呼吸声。在这样一个房间里,任你挣扎,等待只能是奄奄一息。无数的的人在这里或郁闷,或抑郁,或被憋的透不过来而离开。

Auschwitz jingbishi

只能容纳2万的集中营,太小了!!来自于德国,法国,奥地利等等的犯人,犹太人,太多了,这里根本就无法承载这么多人犯人。1941年,德国人在距离1号营三公里的布热津卡村修建了布热津卡集中营(能够容纳10万人),也就是奥斯威辛2号集中营。那里的规模更大,条件也当然的更糟糕。一个不知道长边还是宽边,经过测算足足有1000多米,因为本人为了赶最后一班回去的免费bus,狂跑到吐血。。

在《辛特勒名单》中我们会看见那一幕,一群犹太人被塞进了一个密封的火车车厢中,火车慢慢地行驶到一个类似于尽头的地方,那就是布热津卡集中营。所有犹太人的行李都被分类处理,头发被剃光,衣服被扒光,然后塞进一个很大的“浴室”内,他们所有的人都在恐惧,恐惧地等待死亡,最后庆幸的是,他们真的是要洗澡。但是现实不是这样的,在布热津卡集中营中的“浴室”内从来就没有喷过水的。那些即便是能忍受7天乃至10天没有饮食的火车,活了下来,也有70%-75%的人被送进“浴室”,然后经过15-20分钟毒气的洗礼后,他们就这样的走了。这还并没有结束,德军还要从他们的尸体在剥下戒指,耳环,金牙等有价值的东西,当然了也包括头发,然后才送去火化。你或许不信,其实我也不信在我看见那些证据之前。

Auschwitz train

密封的火车车厢

Auschwitz rail

布热津卡集中营

Auschwitz gas

装毒气的罐子

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据统计,仅在1942-1943年期间,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中就消耗了2w公斤的氯化氢毒气,而杀死1500人仅仅需要5-7公斤毒气,这使得当时在德国某生产氯化氢的公司在1941-1944年获利30w马克。

Auschwitz box

一些皮箱

Auschwitz shoe

堆积如山的鞋

Auschwitz hair

堆积如山的头发

那些人真的相信纳粹德军,真的以为可能是来这边过日子的,没想到,他们带来的生活用品,皮箱,鞋子,眼镜,假肢,锅碗瓢盆等等,都被仔细地分类,然后在运往德国,供德国人使用。你会问,那头发呢?干什么用呢?是的,德国人当时对犹太人的利用率达到99%是一点不过分的,头发用来织布,这就是发生在不到一百年前的事实。苏军在解放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时候,就发现了7000公斤被装进麻袋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运往第三帝国加工厂的头发,然而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

Auschwitz hair1

由头发编织成的布

死去的尸体还是有用处的,要不然怎么可能是99%呢。尸体被送进火化炉中化成灰,然后被洒到附近的田地里当作肥料。

Auschwitz fordeath

火化炉

这就是当年的火化炉,一号和二号集中营中共有7个左右这样的焚化炉,每次可以放2-3个人的尸体,一昼夜可以焚化350具尸体,从1940年到1943年,这些焚化炉就重来没有停止过,就这样,还有一些尸体无法火化。那省下的25%-30%的活着的人会好吗?想必不说也知道,他们居住的条件和一号营更加的恶劣,很多人都是直接睡在地上。二号营的条件简直是无法想象中的无法想象。二号营中有木制的和砖砌的牢房,那些木制的牢房本来是养马的马厩,养马的时候只放52匹马,经过简单地改造,搭个炉灶作为取暖工具,然后就能放进去1000人了,就是这样。不过大部分木制的牢房在德军退败时被烧毁了。。

Auschwitz house1

木制牢房

Auschwitz bed

牢房内的床

这就是所谓的床,最下面一层就是直接的地面,在布热津卡集中营中有一部分是沼泽地,下面一层会时常发生变化的。看看,似乎这个床还是挺宽的,不过不是一个人的,这每一层能睡八个人的。辛特勒有一个名单,那里的人都活了下来,这是多么大的庆幸。。这里也有一个名单:

Auschwitz list

不过这不是辛特勒的那份,这只是奥斯维辛集中营中一分普通的名单,这里面大部分的人,甚至可以说全部的人都在那悲惨中死去了。有名单的,只是进来的比较早的,进去的只是奥斯维辛一号集中营,条件相对好,死亡人数相对较少的集中营。不过他们要等到解放,多难啊。在苏军解放奥斯威辛集中营是,40多个集中营中只找到了7650名囚犯其中只有130名儿童。在这里,其实没有儿童,成年人之分,或许在当时德军的眼里,这些都不是人了。。。写下一些关于奥斯威辛的数据,仅供记忆吧。

· 杀死120万~150万(这是最新研究结果,有的历史学家认为是110万人。)

· 100万犹太人丧命(九成是犹太人)

· 逃走20万(1940–1945,成功逃生人数为20万)

· 7000公斤头发(解放时未来得及运走的,只是一小部分)

· 1.4万条人发毛毯(1945年1月27日,苏军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中发现1.4万条人发毛毯)

· 幸存7650人(解放时幸存人数)

· 7000纳粹警卫(纳粹德军警卫人数约为7000人,包含170名女成员)

· 每天屠杀6000人(平均每天,所以焚化炉才不够用的)

· 40座集中营的总和(奥斯威辛集中营是希姆莱1940年4月下令建造的,是最早的集中营,也是附近40余座集中营的总称)

· 30个国家(关押的囚犯波及吉卜赛人,波兰、苏联,法国,意大利,也包括了一些中国的平民)

德国总理的那一跪,是忏悔也好,是赎罪也好,是安慰上天之灵也好。这都是让我们,我们的下一代,下下一代永远的记住战争的残酷与和平的美好,永远不要忘记那过去的痕迹与罪恶。我们作为每一个个体也是这样,错了,要记住,永远不要在一个石头上错过两次。

 

 

 

PS:全文都是用黑白主题而写,不想希望影响内容,所以用PS特意描写下我们在奥斯维辛时的情况。

当时由于准备的并不充分,只是知道有个奥斯威辛集中营,还有奥斯维辛博物馆,其实那个博物馆就是集中营,我们当时还以为是两个地方呢,闹出了笑话。从一号营到二号营有免费的bus,夏天的情况我们并不清楚,冬天最后一班由一号到二号集中营的bus最后一班是3:30(应该是每个小时一班),我们看到时间表的时间是3:00左右,所以决定走路过去,只有3公里不是,就当是散步,半个小时应该到了。其实很简单,就只有一个拐弯的路线,路上的标识还算是清楚。由于是冬天,游客特别的少,在我们前面就只有两个boys走着,我们猜测他们就是去二号营的同伴,所以就一直跟着,当标识上写还有1.3km时出现拐弯标识,我们想很快吗,一下子就走了1.7km。到了一个拐弯处,那两个人已经早早地拐弯了,不过我们发现他们从坡上下来了,我们观察了下路况,感觉那个拐弯似乎是通向高速公路的,也就没有在意,以为那就是在下一个路口左转。

于是我们很得意也很悠闲地继续向前走,那两个boys看着我们这么自信也就跟着我们一起走,大概走了有15分钟左右,我身边的那个妹妹还说:“快到了吧,我就说3公里得走半个小时嘛。”结果回头一望,那两个boys拐弯了,我们也不知道所错,看看路牌发现上面写着“左转200m到一号集中营”。我们当时就更疯了?怎么回来了?估计那两个boys也疯了,无奈之下看看表还没到3:30,所以匆忙回去买了明信片,写完邮寄,就上了那免费的bus。车上就一个人,估计是我们前面两个人中的一个。另一个可能是放弃了,怕bus也迷路吧。下图红色的是正确路线,蓝色的是错误路线。

 

从二号营返回一号营的末班车是4:00,也就是说我们只有30分钟的访问时间,经过一天的疲劳,真的累了,所以也就打算看看就完了,没想到的是进去一看,好大的集中营,一眼忘记不见头。我们就快步走,用了20分钟终于走到了尽头,刚刚看了才知道,我们走的只是宽度。还有十分钟,最后一班车就出发了,那位妹妹疯狂的跑,我真是丢脸,跑跑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上气不接下气的,就是一个喘。那个妹妹算是彪悍了,在bus开动的1秒后拦住了他,然后我也在几秒内到达了。回来一看那个igotu的记录才知道,这不到1km的直线路,我足足跑了7分钟。。悲催啊。。。

来源于: 木子卜–>奥斯威辛集中营.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henghengjingyasuaihaqianshuixuqiudailedabingzoumazemobishikeaifendouhuaixiaoqiaodahaixiuguzhangnanguosiaitiaopihanxiaogangaisekoubikunxiazuohenghengbaiyanjierbyebyedeyifadaikuaikuleaomanweixiaoyinxiancahanjingkongciyafanukuqinqinpiezuizhuakuangliuhanyiwentutouxiaohanweiqukuloukelianliuleiyundakubizui